Posted on

山间鸡鸣果满枝 百色新闻网

□百色新闻网 通讯员 班祖恒

清明时节,笔者回老家田林县八渡瑶族乡平封村那烧屯扫墓,看到王志敏的芒果地里,小指头大的芒果密密麻麻挂满了枝头。芒果地旁的鸡棚里,不时传来嘹亮的鸡鸣声……上一次见到王志敏,是在去年的11月底,那时他刚刚收完芒果,正在给地里的芒果树剪枝。

于是我和王志敏聊起了芒果管理。王志敏笑着说:“芒果管护的工序很多,有剪枝、施肥、喷药杀菌、喷药供梢、催花保花保果、防治病虫害、套袋等等,一个工序没有到位,都可能影响芒果的产量和品质。”

“我种了几年芒果,参加好几次培训和实地向有经验的种植户请教,才真正掌握了管护技术。”回想自己的创业历程,王志敏深有感触地说,“要发家致富,最重要的是选准项目、下功夫学习技术。”

2013年,王志敏家有6口人,两老年老体弱,只能在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,夫妻俩一年除了种植一亩多水稻,在山地里种植十多亩玉米,养两三头猪,没有其他经济来源,两个儿子读书,尤其是在外地读大学的大儿子,一年的收入还不够他的各种费用。

为了缓解经济困难,王志敏与屯里的一些农户一样,把目光投到山上,寄希望于自家的责任山——把杂木林择伐烧炭。但毁林烧炭是违法的事,木炭只能偷偷找商贩销售。商贩抓住群众偷砍木头烧炭不敢张扬的心理,把价格压得很低,得不偿失。

王志敏记得,小的时候大人们砍青冈树种云耳,树蔸都会生出萌芽,过数年又长成了大树,又可以砍青冈树种云耳,循环往复……也许现在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吧,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砍杂木后不再生出萌芽,砍过树的林地全部长出比人还高的杂草。

王志敏于是意识到毁林烧炭是“吃祖宗饭砸子孙碗”的蠢事,第二年就放弃了砍树烧炭。可不砍树烧炭,又做什么项目解决当前的困境呢?看到邻乡不少人养羊致富,2014年4月王志敏与妻子商量,东借西借,自筹资金5万元买来大小50只种羊,按照传统养殖方法放养当时本屯和邻屯的种植业正在兴起,群众有的种玉米,有的油茶,有的种松树、杉木,他只能把羊放养在自家一百多亩林地上。

俗话说“十个养羊九个骂娘”。山羊善跑善爬,由于放羊的林地面积小,久而久之羊就没有了吃食的树叶和藤草,便经常跑到其他农户的地里践踏农作物和幼林,群众意见很大,还因此赔偿其他农户不少损失。2015年年初,羊群还发生了山羊痘,由于不懂防治技术,死了30多只。就这样,王志敏只好草草将剩余的50多只羊整群出卖。

王志敏是一个不服输的人。养羊宣告失败后,看到本县不少群众种植芒果致富,便专程到乐里镇新宁村和邻近新宁村的风潞农场考察,继而决定种植芒果。

说干就干!2015年3月,他自筹资金3万多元买来1700多株芒果苗和基肥,夫妻俩起早贪黑在自家责任山的山脚种上了60亩芒果。由于精心管护,他家的芒果地2017年开始挂果。2019年以来,每年纯收入都在6.5万元以上。

为了争取上级有关部门支持,更好地推进项目发展,王志敏于2017年年底建立了顺知家庭农场,把养鸡纳入家庭农场新的发展项目,以此解决夫妻俩专事芒果管护后,由于芒果面积小,管理又有季节性,一年浪费很多劳力的问题。

2019年12月,王志敏实地到南宁旺瑶土鸡养殖公司考察,了解该公司经营模式,便请来勾机师傅在芒果地边平整6亩场地,建起了面积800多平方米的鸡棚,然后与该公司签订协议,由公司提供鸡苗和饲料,出栏后全部回收,扣除鸡苗和饲料成本。2019年12月以来,他先后购进鸡苗两批2万多羽,为了确保成功,他多次到县内多家养殖公司和养殖大户参观学习,还主动参加县、乡举办的养殖技术培训,很快掌握了养鸡的控温、剪嘴、防疫、饲喂等核心技术。2020年4月和7月,肉鸡先后出栏两批,扣除成本后纯收入超10万元。王志敏说,管护完芒果,再引进新一批鸡苗。

在采访中,笔者了解到,在发展种养中,作为一名党员,王志敏还起到了很好的带动作用。2014年,那烧屯种植芒果13户,占全屯总户数38户的34.21%,总面积380亩,2020年总产值230多万元,其中兰安农一户就种了120亩,成为八渡瑶族乡的芒果种植示范户;2019年年底,全屯发展养鸡6户,占全屯总户数的15.79%,2020年出栏共6万羽,总产值240万元。他的家庭农场于2018年被广西农业农村厅评为“广西示范家庭农场”,2019年被百色市农业农村局评为“百色市示范家庭农场”。2020年,王志敏本人芒果和养鸡两项纯收入近20万元,成为当地有名的致富能人。

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,王志敏有些神秘地告诉笔者,目前他正在筹划新的项目,4月下旬实施后再公布。

 

Write a comment